内战国军伞兵部队训练图

内战国军伞兵部队训练图

作者: 时间:

标签:

【内战老照片-国民党伞兵部队】1942年春,陆军第5军在缅甸对日作战中,曾遭到日军空降袭击,军长杜聿明对空降兵在战争中的作用有了深刻认识,之后才诞生了中国军队的第一支空降部队。
1946年6月,伞兵总队(共7个队)从昆明岗头村出发,经贵阳、长沙、武汉到达南京,进驻中华门外岔路口营房(伞兵基地)整训。
国军伞兵部队
军士队留岔路口训练,其余部队于3月底调往宁、沪驻防,归三方面军无锡指挥所主任陈大庆中将指挥。
国军伞兵部队
1946年底,伞兵撤回岔路口整训。
国军伞兵部队
1947年春节后,为配合胡宗南的10万大军向陕北解放区的进攻。
国军伞兵部队
根据国防部命令,派出伞兵补充大队的4个队与伞兵五队,在南京江宁机场和东山镇着陆场,秘密进行模拟训练(假设目标延安)。
国军伞兵部队
于3月中旬,在严格保密下,由车运西安机场,归胡宗南指挥,企图空降偷袭延安,因情况变化,随即撤返南京。
国军伞兵部队
国民党军为配合鲁中攻势,企图组成一文快速机械化部队。
国军伞兵部队
国防部决定将空军伞兵总队配属坦克、炮兵.汽车和空中支授部队,组成第三快速纵队,开赴鲁中南作战,归刘峙上将指挥。
国军伞兵部队
第三快速纵队采取了“不攻坚、不守点、不停留.吃掉多少算多少,打了就跑”的高度机动的战略战术。在作战中,特别重视气象研宪和空中支援行动(包括飞机侦察和战斗机低空扫射)。
国军伞兵部队
伞兵总队组成第三快速纵队后,于1947年5月20日左右,在南京市郊饧山,组织了一次陆空联合演习,向蒋介石汇报。
国军伞兵部队
第三快速纵队的主力,包含伞兵总队所属的伞兵五、六.七队,伞兵第三大队的5个队。
国军伞兵部队
伞兵第四大队的5个队及司令部直属队。
国军伞兵部队
1947年5月下旬,快速纵队主力进驻徐州,在云龙山宿营(大部分人员在徐州体育场住帐篷),当时任务是:以徐州为中心在徐州周围150公里内,应急机动作战。
国民党伞兵部队
第三快速纵队在1948年3月以前,全部出动仅有4次。第一次奉国防部命令解滁县之围;当时滕县守军国民党二十军,被华东野战军一、四纵队等包围多日,玫城部队地道已挖到城门边,二十军据城顽抗,情况危急,第三快速纵队与国民党交警总队前往解围。
国民党伞兵部队
第二次全部出动,是奉国防部命令解菏泽之围,因情况变化,中途折返。六月,参加普陀山登陆演习,企图攻占长山岛。
国民党伞兵部队
第三次奉徐州”剿总”刘峙命令驰援丰县。当时道路积雪,路面难辨,很多车辆掉进路旁的河沟里。部队从黄口出发,一整夜只走出黄口车站8公里,直到第二天晚上,全部队才进驻丰县县城。由于情报失真,并无战事,伞兵部队在丰县过的春节。
国民党伞兵部队
第四次是第三快速纵队参加牛王团战斗。1948年2月,刘、邓大军的十一纵队两个团掩护2000名新兵渡过黄河,南下大别山。
国民党伞兵部队
华东野战军于7月2日晚在全歼区寿年兵团之后,立即向第三快速纵队发起猛攻。经过一夜激战,伞兵第一团阵地被突破,伞兵第二团一个营前往增援,拼死顽抗。至3日拂晓,伞兵第二团也被分割包围。
国民党伞兵部队
于是伞兵司令部、各直属营及伞兵第一团、第二团残部得以幸存。
国民党伞兵部队
此次战斗,伞兵二团伤亡惨重。该团上校团长及中校团附被击毙,两名中校营长被俘。
国民党伞兵部队
仅该团中校副团长李海乎及二营中校营长张光汤逃脱。伞兵第一团损失过半,该团上校团长张信卿受伤。
国名党伞兵部队
到9月底,伞兵各部队均按编制装备齐全,开始训练。
国民党伞兵部队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