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樱花在日本的逆袭史

中国樱花在日本的逆袭史

作者: 时间:

标签:

【樱花起源于中国,在日本发扬光大】最近的是,韩国媒体报道说,日本樱花中最有名的品种“染井吉野”是从韩国传过去的,赏樱也是韩国文化。
日本媒体迅速炸裂,奋起捍卫国花的荣誉。腹黑的中国人一边给一衣带水的日本帮腔,一边强调自己才是东亚文化圈的核心:韩国你别闹了,樱花是在日本发扬光大的,不过说到底,起源还是在我们中国。
好戏看过之后,壹读君(yiduiread)要来说说樱花是怎么从中国传入日本,而日本又如何将它发扬光大成为国花的呢?
樱花起源于中国,在日本发扬光大。

樱花到日本:漂洋过海来看你

韩国人这次出招也不是毫无依据,毕竟在韩国,当下这个时节樱花开得同样茂盛。这主要是源于,我们亚洲,江山多俊秀,我们亚洲,物产也富有,我们亚洲……它产樱花。
樱花起源于中国,在日本发扬光大
2012年,为了探寻樱花的起源,一位日本女演员上野树里特地拜访了3个国家,跨越了5400公里拍出了一部纪录片——《樱花前线大追迹:从喜马拉雅到日本列岛5400公里的樱之路》,在片中,她从尼泊尔到云南六库,再到日本冲绳……一路探寻樱花的道路。

纪录片中,冲绳的樱花研究专家花城良广说,日本冲绳的寒绯樱起源于喜马拉雅,与喜马拉雅樱较为相似。但种子怎么漂洋过海到达冲绳的还不知道,可能是以中国为中心,由鸟带过来的。日本学者认为,从中国迁徙至冲绳的候鸟粪便中夹带了樱花的种子,跨越大海来到日本。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日本樱花的祖本,是由僧人从云南带回去的。云南与喜马拉雅地域相近,滇樱花自古也是闻名天下,与此同时,有观点认为日本人的祖先最早居住于云南,因此日本樱花由云南传入。但这种说法目前还不是很站得住脚。

云南山野开放的樱花
云南山野开放的樱花
最常见的说法是,在盛唐时期,樱花随着建筑、服饰、茶道、剑道等一并被日本朝拜者带回。

中国诗人是怎样赏樱的

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赏樱花?
壹读君翻了一下《全唐诗》,关于“樱”的条目有142条。
李白的《久别离》中劈头第一句就是:“别来几春未还家,玉窗五见樱桃花。”别离之后多少年没回家了啊,玉窗前的樱桃花都开了五回……
不过写樱花的诗人,还在后面。
开成三年(公元838),春天,有一对唐代诗坛好基友去赴宴,在园中池子旁边,樱花盛开,如雪如霞。其中一个人看着花树说:“这繁华的樱花,在春日的斜阳里。我自从漂泊洛阳,已经看它开了十次。这样烂漫的花难道是无心的吗?它为你占据了一年最美好的时光啊……(一为洛下客,十见池上花。 烂熳岂无意,为君占年华。)
另一个人听了他的哀叹,劝解道:“樱桃千万枝,照耀如雪天。王孙宴其下,隔水疑神仙。在这样的时候赏月,几人能有你我这样的华丽筵席?快喝酒吧,不要推辞,好好醉倒,可以让你安逸整整三年。(杯行勿遽辞,好醉逸三年)”

这对好基友,一个叫白居易,一个叫刘禹锡。

白居易是个喜欢樱的人,他的诗里,跟樱有关的,据壹读君不完全统计多达29首,为唐代第一。他经常在樱桃花前感慨流光易逝,人生苦短:“红樱满眼日,白发半头时”,“樱桃昨夜开如雪,鬓发今年白似霜。渐觉花前成老丑,何曾酒后更颠狂。”

不过,虽然古人写樱不少,但是往往不分樱花和樱桃。很多时候他们提到“樱”,后人也猜不透他底是什么意思。

大唐的梅花在日本的时候,樱花不知在哪萧条
樱花在古代中国虽然开得灿烂,但连个像样的名分也没有, 到了日本,却大行其道,成为日本人民心目中的国花,甚至让人产生日本是樱花故乡的错觉。

其实樱花的逆袭还是经过了一番曲折的。
在奈良时代(8世纪,差不多是中国的唐朝),中国人更喜欢梅花,所以日本人也学习此风,说到赏花,指的主要是梅花。
是的,日本人的赏花文化是从梅花开始的。
日本学者和歌森太郎在其著作《花和日本人》中提到:日本原本并不产梅,它是在以唐为中心的亚洲文化圈时期,随着贵族文化的风潮一同从中国传来的。
另一位学者西山松之助在其著作《花和日本文化》中写道,虽然樱花是日本花的代表,但玩赏之风源于贵族们效仿中国传来的赏梅习俗。
我们知道,在中国,贵族赏梅,平民也赏梅,梅花就像今天的iphone,有钱没钱,都能来一个。但我们也知道,这个学习啊,是个过程,好多时候是很难一步到位的。所以在日本,无论是种梅还是赏梅,更多的是作为上层宫廷民族间的一种流行风雅,例如在高档场所举办的大型赏梅宴,一般老百姓是玩不起的。

日本最早的和歌大成《万叶集》(8世纪中期)中,咏梅诗达118首,远超过樱花的40首。日本最早的汉诗集《怀风藻》(8世纪初)中,咏花诗绝大部分是写梅花的,写樱花的仅有两首。与中国人咏梅爱赋予其傲骨铮铮的人格不同,日本人此时咏梅大多赞其外表好看。中国的情况可以印证:《全唐诗》中关于“梅”的,多达948首。
所以说,日本的宫廷贵族原封不动地照搬了中国的赏梅文化,如痴如醉地迷恋梅花,而那时尚无赏樱之风。

很快,樱花逆袭开始了
此后事情发生了转变,到了平安时代( 794~1192 年) , 樱花一跃成了主角,到了《古今和歌集》(10世纪初),咏诵樱花的和歌数量则压倒性地超过了梅花,以后“花”一词也多指樱花。

812年,喜爱樱花的嵯峨天皇开筵赏樱,开启宫廷传统。他的儿子仁明天皇(833-850)把紫宸殿庭院里原本种的“右橘左梅”,改为“右橘左樱”,用樱花替代了中国流行的梅花,这一象征一直延续至今。和梅花刚受宠时一样,贵族间也开始盛行在樱花下举行“樱会”。

直到江户时代(1603~1867 ),樱花才普及到平民百姓中, 形成传统的民间风俗。这里要说一个特别的品种,江户时代末期, 江户染井村的植木屋发现了一种新的嫁接技术, 培育出一种叫吉野樱的新品种,咳咳,就是韩国说“你们造吗这是从我们这里传过去的思密达”的品种。此种樱花具有极强的繁殖力, 适合大批克隆。

江户时代画家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东海道品川御殿山远眺》,描绘江户市民在品川观赏樱花的盛景
樱花
在明治时期富国强兵政策下,民族意识与文化主体意识空前高涨,樱花升华为国花的象征。借这个东风, 吉野樱席卷东瀛全土。现在人们看到的樱花, 一般就是这种吉野樱, 据统计, 它占日本全国樱花总量的80%。

日本浮世绘中的樱花
日本浮世绘中的樱花

至于日本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有说法是这是日本从吸收文化转变创立文化的表现之一,从梅花转向樱花以此别于中国艺术传统。
正如以遣唐使废止、假名文字、女性文学等为代表的“国风文化”取代“唐风文化”的时代趋势所显示的那样,日本人已经尝试由模仿中国文化到开始独自文化的探索与创造,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这样的背景下,樱花作为“民族性”的符号登场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和之花”

樱花花期短,花开到花落只有十几天,这种不滞不沾、转瞬即逝的美, 深刻地影响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与审美感受,有大量的诗歌、绘画去描述樱花的飘零散落,如同人短暂脆弱的生命,又如同武士忠勇壮烈而永不回头的命运。

而在太平洋战争时期,樱花的这种特点被军国主义加以融合,樱花的意义有了重大转变。
“散花”一词在这一时期被大量使用 。“散花”本为佛教用语,表示的是在佛教法会中一边散布花瓣一边念经诵佛的法事 。但是在明治时代之后,“散花”脱离佛教的本意,指的是为了天皇和国家“如樱花一般纯洁凋散”。

为了鼓动士兵忠于天皇 、勇于“散花”,江户时代开始普及的体现武士“忠良易直”的樱花价值观被广泛地为军部所利用。

以纪念为明治维新牺牲的将士为目的而建立的靖国神社内也种有大量樱花,用来抚慰死者英灵。但到了二战时期,绽放于靖国神社的樱花被认为是由阵亡士兵幻化而成,战死的士兵被神格化为“军神”。樱花这时已变成“靖国之花”。

二战后期日本为对付美军组建的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的“神风特攻队”遍布樱花的身影:有去无回的战机旁画上了樱花的标志;特攻队成员赴死前,在出发仪式中,将樱枝挂在胸前,战机启程时机坪上年轻的女子也挥着樱枝向特攻队道别。

日本神风特攻队的自杀式飞机,机头上描绘一朵樱花
樱花战机
一名特攻队员在出击之前, 曾留下这样一首诗:我马上要开始突击/魂归故国/如樱花散落/悠化作护国之鬼/别了/我们是光荣的山樱/将回到母亲膝下开放。
当然,战后樱花又重新回到了日本物哀的审美,不再有军国之花的意味。它继续寄托着日本人民对美和生命的理解,每到春天就轰然开放。
樱花承载了如此之重的民族文化和精神,你应该能理解当年日本樱花得了一种叫作“魔帚病”的怪病,举国上下一片惊恐全力抢救,而日本气象厅高官错报樱花开放期,要严重到向全国人民沉痛谢罪的原因了。相比之下,还是我国的樱花活得轻松些。

参考文献:
【日】大贯惠美子:《被扭曲的樱花:美的意识与军国主义》,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 (2004)
舒方鸿:《日本樱花象征意义的考察》,日本学刊,(2009)
(作者:又没攒够旅游钱的值班壹读君丨张小羁)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