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中几个罪魁祸首的悲惨下场

七七事变中几个罪魁祸首的悲惨下场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田代皖一郎羞愤暴毙

  田代皖一郎于1936年5月开始担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他加快了侵华战争的步伐,增兵进驻丰台,并谋求在丰台至卢沟桥中间地带建筑军营和机场。日军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的要求被中国守军拒绝后,他下达了进攻命令,日军猛攻卢沟桥和宛平县城,中国守军奋起还击,并于8日夜夺回了被日军攻占的龙王庙及铁路桥,严厉打击了日军的侵略气焰。7月11日晨,日军统帅部作出了向中国派兵的重大决定,并认定田代皖一郎任务完成不佳,撤掉了他“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职务,田代闻讯,羞愤交加,于15日突发心脏病而暴毙。
七事变中几个罪魁祸首的悲惨下场

牟田口廉兵败自杀

  在卢沟桥事变中,牟田口廉亲赴前线指挥日军进攻卢沟桥和宛平县城。由于侵华有“功”,1938年他被晋升为少将,1941年又升任中将18师团长。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8师团奉命进攻马来亚,1942年攻陷新加坡后,牟田纵容士兵大肆屠杀当地华侨和被俘英军。不久,18师团转战缅甸,1943年8月,牟田口廉又升任15军司令官,下辖侵缅日军3个师团。这个战争狂人一上任就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制订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冒险计划,准备倾其全力,从缅甸入侵印度东北阿萨姆邦,攻占英帕尔和科希马,破坏中、印、英联合反攻和美、中工兵正在赶修的中印公路,在英帕尔建立印度傀儡政权。要实施这一战略计划,部队必须渡过缅西北的后钦敦江,然后翻越印缅交界的那加山脉,那里只有羊肠小道,卡车坦克通不过,粮食弹药补给不上,大部队无法行动,所以,下属各师团长大多反对这一冒险计划。但牟田口廉独断专横,一心只想实现其野心。
牟田口廉兵败自杀
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挑起了卢沟桥事件,后来事件进一步扩大,终于发展成这次的大东亚战争。假若今后依靠自己的力量进攻印度,能给大东亚战争带来决定性影响的话,我对国家就有个交代。这作为男儿的生平愿望是求之不得的事。”于是,他亲自率领全军和在缅作战被俘的印度士兵9000多人编成的伪印度国民军第一师等共10万人,在丧失制空权,没有坦克支援,没有汽车运输的情况下,仅由士兵带些翻越那加山脉的干粮,就开始发动进攻。原设想两个星期解决战斗,但却事与愿违,当日军抵达英帕尔时,立即遭到英印联军和中国军队在强大空军掩护下的猛烈反攻,疲惫不堪、缺粮少弹的日军很快就败下阵来。他所率的10万部队,死亡过半,负伤1/4,兵力仅剩1/4,武器几乎全部丢光。事后,牟田口廉被撤职,并受到统帅部和各方面的严厉指责,在羞愤中引咎剖腹自杀,这就是他对帝国的“交代”了。

森田彻粉身碎骨

  森田彻在事变中充当了扮演习为名秘密调动军队、直接部署制造事变、并指挥所属部队向中国军队进攻的重要角色。在南苑地区的战斗中,日军受到我29军、38师、132师的顽强抵抗,伤亡惨重。当迷信没有脑袋就进不了神社的日军被我大刀队杀得落荒而逃时,森田彻看准中国守军没有重武器和反坦克武器的弱点,急忙请示上级调来了重炮和坦克队实施强攻,并亲自乘坐坦克指挥,中国49军副军长佟麟阁将军、132师师长赵登禹将军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在看到装备落后的中国守军被日军坦克打得血肉横飞时,这个法西斯分子竟爬出坦克炮塔高呼“万岁”,挥舞战刀指挥坦克队继续疯狂向中国守军不断碾压。由于南苑作战有功,获得了裕仁天皇亲授的金鹰三级勋章,随即晋升为大佐(上校)。

  不久,森田彻又被调到号称“皇军之花”的“将官预备队”的日本关东军任第七国境守备队联队长。为扑灭东北人民的抗日烽火,他不断进行拉网式的“讨伐”、围剿东北抗日联军和义勇军,制造了多个“无人区”,他还亲自放狼狗活活咬死给抗联战士送粮食的老人,并指挥部下凶残地将抗联一路军陈翰章部数十名受伤被俘的抗联战士衣服扒光推进凿开的冰窟窿里。
森田彻
  1938年春,日本关东军挑起诺门坎事件,向苏蒙联军发动试探性进攻,试图“北进”。5月11日与苏蒙联军在哈勒欣河地区展开激战,日军遭受重创。为挽救败局,即将晋升为将军的森田彻被紧急抽调到日军第6军23师团步兵第71联队担任联队长,接替已战死的前任。苏蒙联军在朱可夫元帅指挥下,以压倒日军的强大空、炮火力和坦克集群发起突击,日军防线在很短时间内便全面崩溃,阵地频频失守,官兵伤亡惨重。战至8月22日,森田彻所部遭到毁灭性打击,大队长以下军官全都战死。26日,穷途末路的森田彻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下令烧毁军旗和密码本,砸毁电台,指挥残余官兵身绑炸药充当“肉弹”,向滚滚而来的苏军坦克集群发起自杀性的“玉碎”进攻。这个欠下中国人民累累血债的刽子手也头缠白布条,歇斯底里地狂叫着挥舞着战刀扑向苏军坦克,但立即就被迎面而来的坦克射出的机枪扫倒,随即就被坦克的钢铁履带碾得粉身碎骨,带着他未圆的将军梦到阴曹地府报到去了。

一木清直死无完尸

  一木清直在卢沟桥事变中,在森田彻的指挥下,亲自坐镇丰台,命令所属第8中队以演习为名向中国守军挑衅,在卢沟桥畔打响了罪恶的第一枪。当中国守军奋力反击夺回了龙王庙和铁路桥后,他又亲率预备队增援,并会同日军增援主力与中国军队展开激战,在森田彻指挥坦克队疯狂碾压中国官兵尸横遍野的阵地上,他残忍地下令屠杀所有幸存的中国官兵。事变后,他到处狂热宣传是他“为帝国强盛进程打响了信号枪”,因之日本天皇亲自授予他金鹰三级勋章,短短两个月内他就由少佐(少校)晋升为大佐(上校)。随即又被调升到日本关东军精锐的第7师团14旅团28联队任联队长,成为将校军官的“重点培养对象”,担负起“讨伐”和剿灭东北抗日联军和义勇军的“重任”。

  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1942年4月起,日美两军先后在珊瑚岛、中途岛展开激战,日海军大败,4艘大型航空母舰被美军击沉。为执行中途岛作战计划,日军大本营从关东军中不断抽调大批精锐部队前往增援。同年4月底,关东军组成“旭字一木支队”,由一木直清担任支队长,率3800多精兵乘船南下,准备参加攻打中途岛战役,但因海军惨败丧失了主动权,一木支队尚未参战就退返关岛。
一木清直
  8月7日,美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夺取了瓜岛日军的机场、仓库、发电站和通讯站等重要设施,日军大本营便不断调派日军登陆瓜岛与美军展开争夺战。8月18日,一木支队在瓜岛登陆,次日晨向西推进,途中俘虏了一支26人的美军巡逻队,一木直清竟下令将他们用军刀全部杀死。20日,一木支队攻击机场,结果伤亡惨重,但是日军伤兵对前来救护的美军医疗人员反而加以杀害,被激怒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范德格里夫特少将下令,非要全部杀死和活捉仍在顽抗的残存日军不可。21日一整天,一木支队多次攻击机场仍受挫,数以百计的日军狂呼着“万岁”冲锋,但在强大的美军火力面前,转眼就变成了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奄奄一息的伤兵,未能突破美军防线半步。至23日,一木支队全军覆没,3000多日军陈尸战场。一木直清本人也身负重伤,率残部退到瓜岛热带雨林中作垂死挣扎。黄昏时分,一木直清绝望地命令通讯兵向大本营发出“一木支队已全军玉碎”的诀别电后,销毁了密码本和电台,然后,命令残余官兵作“效忠天皇”的“最后攻击”,自己则奄奄一息地躺在潮湿的雨林里,眼睁睁看着残余官兵被美军坦克张着血盆大口所吞没。天黑时,美军坦克发现一木清直面前几个日军围着他正在焚烧军旗,便开足马力冲了过去,这个卢沟桥事变中打响了侵华第一枪的直接祸首,下场和他的同伙森田彻一样,顷刻间就被坦克履带碾成肉酱,可谓“死无完尸”。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