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天降:空降战并不神

神兵天降:空降战并不神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空降战堪称二战中最惊心动魄的插曲,而这也是精英部队的光环和官方报道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但纵观二战军史,各国发起的大规模伞兵突击行动更像是灾难而非胜利,9次空降战中竟然多达7次以失败告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本文解读。

考虑不周酿悲剧

考虑不周酿悲剧

  • 由 于任务设定的特殊性,空降部队经常需要深入敌后孤军作战。但受二战期间技术条件的限制,伞兵大多只能随身携带轻武器(注:甚至人枪分离),以确保灵活机 动。另外,空降战最强调隐蔽性,如果被敌人提前发现企图,奇袭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所以,空降战必须力争在较小范围和最短时间内形成局部优势,才可能取得胜 利。图为二战期间,美军82空降师伞兵着陆。

  • 1941 年5月德军发起克里特岛空降作战时,防守该岛的是由4万希腊和英联邦官兵组成的联军。后者兵力看似不少,但这些部队多数刚从伯罗奔尼撒半岛刚撤下来,建制 不一,指挥混乱,士气低落,重武器、通信工具和运输工具均严重匮乏。更要命的是,联军各级指挥官普遍存在失败情绪,如果德军伞兵能发起突然袭击,这些已成 惊弓之鸟的部队很可能会不战自溃,自然也就无法给德军造成很大伤亡。图为克里特岛之战中,被德国伞兵抓获的盟军俘虏。

  • 然 而,通过破译截获的无线电情报,联军已提前获知敌人即将来袭,而德军方面不仅一再推迟进攻行动,还错误地以为岛上只有约5000名守军。而联军却抓住战前 1个月的宝贵时间,利用地形、地物加固防御工事和支撑点,调整了兵力部署,特别是在德军可能空降的地域埋伏下狙击手,并设置了若干假阵地以欺骗敌侦察机和 轰炸机。结果,就是这样一帮“残兵败将”,却在作战中给德军造成巨大损失——空降兵伤亡1.4万人,损失飞机220架,其中运输机179架,连希特勒都惊 呼“克里特岛已成为德国伞兵的坟墓”。图为德军伞兵凭吊在克里特岛之战中阵亡的战友。

  • 不 过,虽然折翼克里特岛,但德国伞兵凭借过硬的战术素养,仍取得了不俗战绩。众所周知,空降作战时,跳伞高度越低,散布面越小,越能较好地隐蔽企图。同时, 留空时间短,也可减少地面火器对伞兵的杀伤,易保证部队着陆后迅速集结和投入战斗。基于这一理念,德国空降兵夺取希腊的科林斯大桥和克里特岛时,曾冒险在 120米高度超低空跳伞,从离开飞机到落地仅20多秒。图为描绘德军伞兵在克里特岛空降作战的画作。

  • 根 据二战经验来看,伞降高度在500米以下才能比较有效地达成战术突然性。盟军在诺曼底和阿纳姆进行的空降高度均为150米。而1942年初维亚济马战役期 间,苏军发起的空降行动因在夜间进行,为避免飞机被地面火力杀伤,指挥员临时决定跳伞高度由600米改为1200米,导致苏军空降人员和物资大面积散布, 范围从10×14公里增至30×90公里,7000多名伞兵最后收拢起来还不到800人。此外,苏军把点燃篝火作为空降与空投补给的陆空识别信号,而当时 夜间寒冷,苏军游击队和德军都靠篝火取暖,苏军运输机难辨真伪,空投的1500多件作战物资大都落入敌手。图为二战时的苏军伞兵,他们有一个绰号“红色蒲 公英”。

  • 空 降战是典型的联合作战,需要各军兵种的密切协同和支援。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很大损失。还以维亚济马空降战为例,苏军一开始就犯了“各自为政”的大忌——准 备工作由空降兵司令部负责,空运由空军司令部负责,地面作战则由方面军司令部指挥,这3个指挥机构不仅分别位于相距千里的3个地方,而且制定计划时互不通 报,最终倒霉的是那些落入敌后却孤立无援的苏军伞兵。图为军事模型包装上描绘二战苏联伞兵作战景象的画作。

  • 盟 军1943年7月实施的西西里岛空降战更是乌龙百出,70%的人员和装备损失居然都是友军造成的。由于联合战役指挥机关没有及时将美军空降行动告知其他军 种,美军空降编队在飞过己方舰队上空时遭到猛烈射击,23架运输机被击毁、37架被击伤、76架被迫散开,并慌乱投下伞兵。当惊魂未定美军伞兵着陆后,又 遭到己方登陆部队猛烈射击,2000人的队伍最终到达目的地的只有400余人,且散布范围非常大,最远的距目标竟达80多公里。而英军空降部队也由于同样 原因,被己方舰队干掉11架运输机,被打乱的运输机编队在距离空降地域很远时便匆匆解缆,造成69架滑翔机在大风作用下一头栽到海里,损失600余人。图 为第82空降师乘坐C-47前往西西里,此时的他们表情显得很轻松,丝毫不知噩运即将降临。

  • 那么,是否战前准备充分、空投过程顺利,空降战便能胜券在握呢?未必。前面提到,二战时期的伞兵自身所携武器弹药有限,一旦保障不力,就可能功亏一篑。这里所讲的保障不仅指后勤补给,还包括强有力的空中掩护与地面支援。图为盟军伞兵向滑翔机内装运火炮。

  • 1944 年9月发起阿纳姆空降战(注:“市场-花园”行动的一部分)时,盟军出动近3.6万名伞兵,空降距离大约480公里,乍看起来不是很远,使用美制C-47 运输机从英国起飞往返完成一次物资空投只需4个小时左右。但问题在于,3.5万伞兵每天耗费至少1400吨军用物资,需要500多架C-47(注:载重 2.7吨)运送。而实际上,由于天气恶劣、地空联络不畅,加之敌人猛烈反扑,盟军空降部队根本无法获得足够物资。特别是位于最前线的英军空降1师,苦战8 昼夜却只得到所需补给品的15%。最终,该部伤亡6800人、被俘6000人,几乎全军覆没。图为描绘英军伞兵在阿纳姆大桥附近苦战的画作。

反空降战如何打

反空降战如何打

  • 虽然空降行动实施起来危机四伏、困难重重,但因其天然具备“防不胜防”的特性,实战中仍给防御者构成巨大压力,甚至可能成为转败为胜的关键性因素。例如克 里特岛之战陷入胶着状态后,德军果断增派4个连、600名伞兵驰援前线,其中2个连空降成功后,与地面部队联手控制了岛上的战略要点——马里门机场,此举 成为克里特岛之战的转折点。那么,面对突如其来的空降之敌,防御方又该实施反击呢?总结二战经验,可归纳为4条主要战术:空中拦截、抢点狙击、多面合围与 设伏歼敌。图为克里特岛之战中,德军实施空降的马里门机场不时受到英军炮兵的射击,跑道遍布德军运输机与滑翔机的残骸。

  • 先 说空中拦截,顾名思义,就是在机场等战术要点做好反空袭/反空降战斗的准备,并采取多层拦截、集火歼击、以快制快的战法,积极主动地打击临空之敌,争取歼 敌于空运、降落过程中。1940年,德军准备派伞兵夺取荷兰海牙的瓦尔肯堡、奥肯、拨彭堡等3座机场,但空降编队在机场上空遭到荷兰守备部队和高炮的猛烈 射击,12架运输机坠毁,另外14架被则因迫降在海滩而报废,还有多架迫降公路的运输机撞上了荷军预先设置的障碍物,同样是机毁人亡。图为二战德国伞兵模 拟乘坐滑翔机发动突袭的摆拍照片。

  • 打 击临空之敌,贵在利用时间差。前文提到,二战期间,伞兵通常以每秒约5米的速度下落,从120至150米高度离机的伞兵滞空时间仅20至30秒。但在这短 短的半分钟内,伞兵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可以说就是活靶子。克里特岛之战时,德军伞兵第3团因着陆散布过大,降落中又遭到守军密集火力射击,损失巨大。 特别是该团第3营正好降落在新西兰第4旅的防区内,几乎被全歼。图为德军空降克里特岛时,运输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中后,拖着长长的黑色尾烟坠落。

  • 就 算空降之敌顺利着陆,防御方也可利用其地形生疏、建制混乱、兵力分散的当口,及时指挥就近的快速突击群抢占敌空降场要点,阻滞敌人收拢、集结,使敌处于分 散状态,以便分而歼之,简言之就是抢点狙击。阿纳姆空降战中,英军先头部队在组织空降场警卫和保障后续梯队空降时,就遭到配置在附近的德国党卫军坦克第2 军和步兵第9师的连续猛烈攻击,致使英军人员、车辆损失甚重,空降场也被德军夺去大半。西西里岛空降时,82空降师1个连刚降落在预定地域,就迎头遭德军 “戈林”装甲师猛烈打击,只装备轻武器的美国伞兵无力抵御德军进攻,很快被敌人冲散。图为当时驻守在西西里岛上的德军坦克。

  • 观 察德军上述打法,其实已涉及到第3条反空降战术,即多面合围。空中拦截和抢点狙击后,为防止敌向预定目标运动或向四周扩张,应充分利用地形阻隔、火力封锁 和机动设障等手段,封锁着陆之敌的重要机动通道,同时保障己方兵力实施穿插和分割,以便将敌各个击破。西西里岛之战时,200余名美国伞兵趁夜色占领了制 高点比亚佐山顶,却在天亮时突遭有坦克掩护的1个营的德军步兵围攻。美军虽毁伤敌方战车50多辆,但自身也伤亡殆尽。图为描绘美军82空降师在西西里岛苦 战的画作。

  • 另 外,如果敌人处于守势,还可“放长线钓大鱼”,故意放缓攻势,诱敌援兵来救,以便围点打援,扩大战果。阿纳姆之战期间,德军首先在纵深地带将英军空降1师 分割包围,而后掉转枪口,迅速抽调预备队向正面盟军主力发起猛烈反击,使之没能按计划救出命悬一线的英军空降师。同时,德军加紧清剿被围英国伞兵,最终歼 灭英空降l师上万人,其中俘虏包括该师师长厄克特少将在内的4000余人。图为阿纳姆之战中被俘的英国伞兵。

  • 或 许有人会问,前面所举反空降战例,都是防御方拥有较大优势的情况下发生的,但如果守军兵力不足,又该怎么打呢?还真有一招:设伏歼敌。当没有足够兵力对空 降之敌实施进攻或防御时,可在敌空降地域及其周边组织若干伏击分队,对敌收拢、扩张必经的交通枢纽、要道和重要桥梁等实施严密封锁。但有个原则,就是不与 强敌死磕,这些战术要点能守则守,守不住则果断破路炸桥、埋设地雷、挖掘陷阱,并以部分兵力在敌运动路线沿途节节抵抗,减慢敌人推进速度,为后续主力部队 赶到争取时间。图为二战时期美军伞兵的标准装备,都是些轻武器。

  • 1943 年9月下旬苏军发起第聂伯河空降战期间,狡猾的德军就派出不少部队专门搜寻空投包或空降箱,发现后甚至会动手将其集中到某一片区域,然后在附近“守株待 兔”,打苏军的埋伏。1945年2月,美军在反攻扼守菲律宾马尼拉湾的咽喉重地哥黎希律岛时,也曾派出约2000名伞兵参战。面对从天而降的美军空降部 队,处于劣势的守岛日军大都隐蔽在岛上的隧道和山洞内,不断对美军进行袭扰,导致美军伞兵空降当天就损失了16%的兵力。图为接受检阅的苏联伞兵方阵。

伞兵怎么用才能赢

伞兵怎么用才能赢

  • 空 降部队的主战场虽然也是陆地,但相对于普通步兵单位,其灵活性、隐蔽性、机动性等方面的优势突出,适合用来执行那些不强调“硬碰硬”的“巧任务”,特别是 在主力部队发起正面进攻期间,以突袭方式由空中机动至敌方侧后,控制交通枢纽,断敌退路。但应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以小部队牵制和消耗敌军,切忌陷入 无谓的消耗战。总体来讲,空降战术要想取得较大战果,必须遵循以下3条铁律。图为1944年9月17日,实施“市场花园”行动的盟军运输机从比利时国土上 空编队飞过。

  • 第 一,确保空降突击出奇制胜。诺曼底之战打响前,盟军为欺骗德军,专门虚设了一个宣称要在加莱登陆的“冒牌”集团军,还特意任命猛将巴顿为该集团军司令。在 长达1年的时间里,盟军通过《国家地理》杂志刊文披露、重点轰炸加莱地区、在多佛港布设武器模型、让巴顿视察部队检查战备等方式,完全误导了英吉利海峡对 岸德军的重点部署方向。结果,当3.5万盟军空降部队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防御相对薄弱的诺曼底地区时,隆美尔麾下最精锐的23个师还傻等在200多公里 外的加莱静待巴顿来攻。图为诺曼底空降战役发起前,盟军伞兵在登机前领受任务。

  • 第 二,空降纵深不易过大。究其原因,仍缘于空降战贵在以快制敌,因为毕竟是敌后作战,若反应迟钝、行动缓慢,不仅攻击成功率大大降低,伞兵自身的生存都难以 得到保障。所以,部队空降后易集中,才便于指挥协同、相互支援,也才不易被敌割裂后各个击破。而且,空降纵深较小,更有利于己方后勤保障,确保持续战力。 图为德军在克里特岛空降战发起前做准备。

  • 据 统计,二战时期空降纵深多在10至20公里。维亚济马空降纵深超过40公里,阿纳姆空降纵深最大达到100公里,导致伞兵们空降后无法短时间内集结形成 “拳头”,而不得不孤军作战。第聂伯河空降战期间,苏军伞兵由于地面炮火干扰和恶劣天气的原因,在一片15×40公里宽广区域跳得七零八落,只有不到 10%的人落在预定着陆场内,最远的苏军伞兵竟被狂风吹到了距着陆场60多公里外。此后,分散的苏军伞兵与强大敌人连日苦战,却始终得不到补给,连填饱肚 子都成了问题,不少人一度只能靠野菜、野生土豆甚至是野鼠充饥。图为二战时期的苏联伞兵。

  • 反 观1945年3月27日发起的莱茵河之战,盟军空降纵深为8至15公里,不到3个小时就将2个空降师、1.7万人准确投放在10×8公里的地域内,部队很 快集合起来,成建制地投入战斗。后勤保障也很给力,随部队空投了1386辆汽车、109门火炮和1987吨物资,其中60%至70%被着陆伞兵回收使用。 与此同时,盟军担任地面主攻的3个集团军快速推进,空降兵着陆仅5个钟头,便与前者先头部队会师。图为英国伞兵乘坐美制C-47运输机开赴战场。

  • 第 三,空降规模不易过大。前面提到,使用伞兵的大忌就是令其充当攻坚主力。克里特岛和阿纳姆之战以血的教训告诉人们,让轻装伞兵去和敌重装集群对决,无异于 “羊群入虎口”,空投部队越多,伤亡越惨重。相比之下,如果将伞兵编成小分队,用于执行敌后特战任务,往往能取得出人意料的战果。图为描绘“市场花园”行 动中被俘英国伞兵的画作。

  • 1940 年4月,德军突然向丹麦发起空降突击,1个伞兵连直扑丹麦奥尔堡两侧的机场和沃尔丁堡大桥。面对从天而降的德军,丹麦守军惊得目瞪口呆,一枪未发就缴了 械。在空降兵的接应下,德军登陆部队如入无人之境,毫无阻挡地一直推进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开战仅4个小时,丹麦便宣布投降。图为克里特之战后疲惫不堪的 德国伞兵。

  • 1943 年,墨索里尼被政变军人关押在离罗马120公里的大萨索山顶部,海拔1800米陡峭悬崖上的一个旅馆里,约有250人守卫,惟一的交通是一条缆车道。德军 使用了132名空降兵和12架滑翔机,充分发挥其机动能力,安全地救出墨索里尼。整个过程仅耗时4分钟,消息一出,世界震惊。图为德国伞兵从囚禁地将墨索 里尼救走。

结语:纵观整个二战史,空降战从来都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出神入化。尤其大规模空降行动,结局要么是代价高昂的惨胜,要么就是悲壮血腥的失败。褪去伞兵身上被官方宣传所赋予的精英光环,这些随风逝去的年轻“蒲公英”用生命验证了一个无情事实——天降未必神兵。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