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三、他们杀死了F-22)

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三、他们杀死了F-22)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超巡、隐身和敏捷性

  美国空军对F-22/F119组合的一个关键要求就是能超音速巡航,也就是说在不开加力的情况下进行超音速飞行。当然,F119的尾喷管前还是有加力燃烧室, 这样即使在超巡中F-22也能获得迅猛的加速能力。

  普惠公司没有透露F-22/F119组合的性能详情,昂达斯只是说整个系统设计,包括“占了很大比重的发动机推力”在内,使F-22“能非常可靠地进行超音速巡航,这是对机身和发动机进行了特意设计选择 后的结果。”美国空军官方的F-22简介证实了F-22“能以大于1.5马赫”的速度进行超音速巡航。2012年4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旗下的网站f22-raptor.com说“当前估计”F-22的超音速巡航速度可达“1.72马赫”。

  F-22也被要求具备隐身和敏捷性能,F119发动机用二元矢量喷管实现了这一点。在全权限数字发动机控制系统的控制下,这种收敛-扩散喷管可以向上或向下偏转达20度。尾喷管不仅提高了F-22的敏捷性,还降低了飞机喷气系统的雷达和红外特征。F119是无烟发动机,使F-22不易被目视察觉。

F119发动机的二元矢量喷管
F22

减少维护需求

  F119还被要求维护量比以前的发动机更少,且更易维护。昂达斯说普惠的首席工程师为此花了很多时间和美国空军机械师合作,一起研究实现F119可维护性要求的最佳设计。

  昂达斯说最终设计确定了“统统外置”原则,就是把所有的外场可更换单元(LRU)“都布置在发动机壳体上的触手可及的位置”。发动机采用了“紧固件捕获”技术,任何紧固件在松脱前都会被捕获,不会进入发动机导致异物吸入事故(FOD),甚至螺栓保险丝也是这样。F119的所有线束都有颜色编码,而且是“快卸”设计,任何LRU都能在20分钟内完成更换。

F119的低压涡轮模块
F119 Low Pressure Turbine Assembly
F119的压缩机转子
F119 Compressor rotor assembly
对F119进行现场维护只需用到六个“常用”手工工具,“发动机能被非常干净地分解成各个模块”,替换任何一个模块都很容易。F119维护得力,昂达斯说:“没有飞机因发动机问题而损失”,发动机在可靠性和耐用性上“获得了最好的成绩”。

  当F-22于去年9月在叙利亚首次参战时,“该系统的表现相当不错,”昂达斯说。飞行员报告即使在持续时间超过12小时的攻击协调任务中也无须担心发动机。F-22飞行员说F119在战斗中表现得“可靠而值得信赖”,这句话在普惠工程师耳中就如同天籁。

  普惠公司在2000年年底开始交付F119,到2012年12月停产时已经生产了507台。F119的基地级大修间隔为4325个累计循环,昂达斯说这意味着每台F119平均每隔10-15年做一次基地级大修。2011年,俄克拉荷马州廷克空军基地的F119大修中心对第一台发动机进行基地级大修,普惠在2013年3月宣布F119的首次全面大修已经完成。
F119在设计上非常注重可维护性
15
他们杀死了F-22

  用过去时态描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22“猛禽”战斗机无疑是错误的,这种超级战斗机如今已经投入实战,而且还将继续服役几十年。

  但从另一方面看,F-22可以算已经被扼杀了,它生于1986年10月31日,死于2009年7月21日。

  前一个日期是美国五角大楼选定YF-22和YF-23成为先进战术战斗机(ATF)项目候选机型的时间,后一个日期是美国参议院在总统奥巴马和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的授意下以58:40票通过停止继续采购F-22的决议的时间。

  如今,F-22的作战对象已经从拥有核武器的苏联军队变为伊斯兰国(IS)这样的恐怖组织,F-22在克服了批评和财政障碍后化茧成蝶,变成了一种极佳的空中作战平台,这一路上充斥着超支、进度落后和技术故障。

  其实早在苏联解体时,就有批评者呼吁砍掉ATF项目了。其中大部分抨击声是在美国空军宣布洛克希德(后来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YF-22战胜诺斯罗普-麦道YF-23之后出现的。

  约翰·迈克尔·洛中将(后晋升为上将)自20世纪80年代末起就是美国空军中负责ATF事务的官员,他在这个位置上干了很久,直到1991年3月被任命为战术空军司令部司令。在他的执掌下,战术空军司令部被重组为空中军作战司令部,在此期间洛队未来战斗机需求进行了研究。

  洛考虑了“投资回报”问题,他认为如果美国继续投入数十亿美元来研究具有飞跃性的新技术,那么就必须制造出足够数量的新型战斗机才能保证经济性。

  洛告诉《Air International》:“任何企业在花费数十亿美元研发一个产品后都期待能在一个较长的生产周期中获得丰厚回报,而不是仅只制造了几百件产品后就终止项目。我一直在忍受因数量削减而导致单价上涨的恶性循环,B-2‘幽灵’轰炸机的产量如此可怜却花了我们这么多钱,该机的生产周期就彻底违反了投资回报原则。”

  2005年12月15日,“猛禽”达到初始作战能力。2007年,笔者访问了弗吉尼亚州空军国民警卫队里士满机场,当时第192战斗机联队的杰伊·皮尔索尔上校正准备放弃他的基地和F-16“战隼”前往弗吉尼亚州兰利空军基地,参加F-22部队。

  “我们不会被编入现役部队,”皮尔索尔告诉笔者,“我们不会佩戴他们的臂章。”皮尔索尔将以“伙伴关系”进入现役第1战斗机联队,而现役飞行员和国警队飞行员之间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马克·巴雷特上校(后来晋升为少将)麾下的一些现役F-22将去掉FF尾码(FF表示“第一战斗”),改成VA尾码(表示弗吉尼亚州)。但是,皮尔索尔当时得到的这些承诺都是基于F-22能制造出381架,所以其中多数承诺从未兑现,而且也只有一架F-22改成了VA尾码。

  皮尔索尔和他手下的国警队飞行员都被耍了。

  在华盛顿持续纠结F-22的生产数量时,这种第五代战斗机开始出现在了停机坪上。2007年12月12日,空战司令部司令约翰·科利上将正式宣布现役第1战斗机联队和弗吉尼亚州空军国民警卫队第192战斗机联队的F-22战斗机形成全面作战能力,这是第一架“猛禽”抵达这个弗吉尼亚州基地的三年之后。

兰利的问题

  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科利回忆起当时第1战斗机联队指挥官巴雷特上校承受着巨大压力,他要用“这么少的飞机和这么多的要求”锤炼出一支作战部队。

  一个作战联队通常拥有3-4个飞行中队,巴雷特获得了两支现役中队和一支国民警卫队中队,都在等着装备F-22,还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詹姆斯·海勒中校指挥的第27战斗机中队“战鹰”在2005年接收了第一架作战型F-22(序列号03-4042),第94中队“宣战”在2006年3月3日接收了首架F-22(序列号04-4062)。

  兰利基地原计划保留第三支F-22现役中队——当时装备F-15C的第71“铁人”中队,但由于弗吉尼亚州国警队的反对于2010年解散。原计划三支现役中队各装备24架“猛禽”,削减为两支中队后各获得了18架初级在编飞机(PAA)。

  “我们知道将获得更少的飞机和中队,却有更多的嘴巴要喂。”科利对《Air International》说。至于新的F-22,“我们让它们忙得脚不着地。我们有一个名为“阿拉斯加就绪”的项目,就是帮下一个‘猛禽’基地训练飞行员和维护人员,这个基地当然是埃尔门多夫。”

  不久,兰利基地的第1联队又扛起了协助组建新墨西哥州霍洛曼空军基地F-22联队的重任。这是一个昂贵的错误,霍洛曼在2006年接收了首批“猛禽”,然后在2014年4月8日的一场大洗牌中,霍洛曼的F-22资产被用于加强佛罗里达州廷德尔空军基地的“猛禽”部队 了。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