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三、他们杀死了F-22)

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三、他们杀死了F-22)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防长盖茨

  2006年12月18日,罗伯特·盖茨就任国防部长。

  美国空军在海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1991年)后已经持续萎缩了15年。在盖茨上任前,空军领导层希望自己不断萎缩的老旧战机资产能够获得注资。他们最需要什么?当然是“猛禽”和新型轰炸机。

  出席盖茨宣誓就职仪式的有空军部长迈克尔·韦恩和空军参谋长迈克·莫斯利,韦恩告诉《Air International》他俩具有“真正的伙伴关系”。盖茨就职第一天就对空军和这两位感到不爽。
空军部长迈克尔·韦恩(右)和空军参谋长迈克·莫斯利(左),两位F-22的铁杆支持者
Media round table
盖茨入主五角大楼后,“显然觉得在空军并不在支援地面的部队”,韦恩说,“他一心一意觉得我们没有支援陆军,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形成这种单向思维的。他对我们在伊拉克的闪光点也视而不见,如‘捕食者’无人机等。”

  莫斯利是一位前战斗机飞行员,他是F-22、新轰炸机、新直升机和新加油机项目的有力代言人。但所有这些项目都不是盖茨所关注的,他只在意伊拉克。
杀死F-22的男人——罗伯特·盖茨
17
  韦恩和莫斯利都有着更大的远见,莫斯利认为这个国家可以在不放弃与一个相近国家开战的前提下解决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

  在《Air International》的一篇专访中,前驻英美国空军司令托马斯·麦金纳尼中将回忆起他所认识的莫斯利,“他从上尉时”说起话来就像“炮轰”。

  麦金纳尼告诉《Air International》,莫斯利“有着敏锐的头脑,能记住一个问题的每一个细节,并且具有简明扼要传递信息的能力”。

  “莫斯利能对盖茨的错误展开炮轰并进行一个两分钟总结,”麦金纳尼说,“他能清晰表达观点并坚守底线,他的表达能力使盖茨沮丧。盖茨想把空军和海军作为摇钱树(把这两个军种的军费转到伊拉克地面战争上去),莫斯利于是成为了盖茨的绊脚石。”

  弗吉尼亚州国警队员们在他们的指挥官(不是皮尔索尔)访问兰利后感到被捅了一刀,他被告知国警队要放弃一个基地的所有权,还有1/3的飞行员要放弃自己的飞机。一些国警队员要长期维护和飞行F-15而不是F-22。

  “这不是我们得到的承诺”,这位国民警卫队军官说。

  “你没有选择。”

  “哦,是吗。看看你们的国会山支持率,再看看我们的。”

  “你的一些飞行员将飞F-15。”

  “这事不可能发生。”

  结果这名国民警卫队军官是正确的,遭裁撤的是现役第71中队。兰利面临的压力是飞机太少,需求架次太多,训练人数太多,这种情况在一直持续着。

自大

  盖茨忙于伊拉克平叛。“他说我们扯了后腿,”戴维·德普图中将拉告诉《Air International》,“事实上,空军领导层也对平叛做出了承诺,只是他们觉得这只是空军任务的一部分而已。”

  F-22有潜力成为一种远程陆基战略飞机,适用于与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或拥有综合防空网络的任何对称对手的战争。

  德普图拉说盖茨是“傲慢”和“自大”的,国防部长的“短视让他看不清自己的责任”。德普图拉说盖茨“没有恶意”,但没能看清对称作战和战略空中力量的重要性。

  经过多年争论后,F-22在2007年的表现堪称出色,空军领导层开始展望拖延已久的资产重组。

  但盖茨继续专注于小规模战争,结果防雷车、装甲车、“捕食者”和“死神”无人机、MC-12W“自由”监视机(豪客比奇“空中国王”350的衍生型)、无可救药的C-27J“斯巴达运输机”都被研制出来并投入服役。盖茨还推动了“战场飞行员”项目,让飞行员在前线指挥战斗机进行近距支援,结果这些飞行员发现自己被贬谪成了地面护卫队。

核丑闻

  2007年8月29-30日发生的事件将成为F-22命运中一个无法抹去的印记,这次事件给了盖茨一个理由(或借口)来炒掉两位最强悍的“猛禽”支持者。

  理查德·牛顿III世少将告诉了记者,5个“重大疏忽”是如何导致一架B-52H“同温层堡垒”携带6枚安装了W80-1核弹头的AGM-129巡航导弹飞上天的。

  一直在国会山游说381架“猛禽”的韦恩,也公开承认允许装有核弹头的AGM-129挂载到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一架B-52H上是一个“严重错误”。

  这次事件导致5位军官被解除职务,其中包括一位空军联队指挥官。牛顿说这次事故“是一起孤立事件,而且核武器也从未离开机组的监管”。

  华盛顿的重要人物告诉韦恩问题已经解决了,韦恩和莫斯利在2007年底也认为不幸的巡航导弹丑闻已经成为了历史。

  但他们错了。

  2007年11月,媒体聚焦报道F-22曝出的新技术问题,如漏油、腐蚀和结构弱点。同时,包括F-22背后的工业团队在内的支持者们却在鼓吹F-22可以作为一种情报,监视和侦察(ISR)平台。

  2007的一次事故使韦恩和莫斯利等人认为空军现役飞机出现了解体危险。这次事故发生在2007年11月2日,当时西南航空公司的波音737飞行员斯蒂芬·史迪威少校正在履行他的空中国民警卫队职责,驾驶一架F-15C鹰(序列号80-0034)飞行在密苏里州的乡村地区。据华盛顿邮报的说法,史迪威被扔进了“突然出现的,地狱般的大漩涡”。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史迪威的飞机解体了,机头从机身脱落,几秒钟内,正常飞行的飞机就一头载向地面,
斯蒂芬·史迪威少校
F15 Groundings
史迪威赶忙弹射。

  史迪威F-15C的座舱盖把他困在了半空中一会,他的座椅吸收了一些冲击,才使他没有遭受致命伤害。史迪威后来对F-15制造商发起诉讼,他的官司直击问题的心脏,空军调查员需要尽快搞清楚事故原因:是机龄和疲劳导致,还是飞机制造缺陷?

  讽刺的是,如果是制造缺陷则是一件幸事,否则就表明——整个F-15机队由于过于老旧而有自行解体的危险。

坠毁现场
18
笔者曾与史迪威谈过几次,但在最近的2015年6月,他表示不想再接受记者采访。

  官方裁决这是一起制造缺陷,F-15并没有因老化而频临死亡——或还没到时候。

  这次事故只是一场虚惊——或暂时只是。

  到2008年春,针对性检查和修复使“鹰”机队重新恢复了适航状态,但有几十架F-15除外。

  2008年1月,盖茨开始公开反对F-22,他说F-22毫无用处,因为它没有出现在伊拉克战场上。

  “猛禽”是针对其他类型战争而研制的,但它可以被部署在中东,事实上7年后地今天也是这么做的。盖茨忘了说F-22已经去过了离战区很近的阿联酋,而且在没有发生故障的情况下展示能力。盖茨也没有说韦恩和莫斯利曾数次提议向战区部署F-22,但都被他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迈克尔海军上将否决。

  韦恩和莫斯利知道政府期待他们能支持现行政策,他们也知道,如果国会议员质询,他们就要给出自己的真正意见,即使这与政策背道而驰。于是在2008年的春天,他们一边解释着政策,一边在国会山的非公开会议和公开听证会上阐述个人意见。

  韦恩感觉到他的工作受到威胁。

  为国防部副部长戈登·英格兰编写的一份报告指出:采购381架F-22将有损于美国整体军力结构,盖茨办公室为此开了一个会。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