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一、初试锋芒)

超级战斗机——F-22“猛禽”(一、初试锋芒)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原载《Air International》2015年7月号

  2014年9月23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22“猛禽”战斗机首次参加实战。那一夜,打击机群中的4架“猛禽”耗时两小时飞行1931公里攻击了伊斯兰国(IS)在叙利亚阿勒颇附近的一处设施。这次行动发生在奥巴马授权使用武力打击IS的一个月之后,证明了这种高技术武器的实战效果,但也招致了空中作战“规模太寒碜”的批评,有人认为这难以取得很大效果。这种批评的根据是数量,美国空军同一时间只在战区部署6架F-22。在1991年海湾战争的“沙漠风暴”行动期间,联军飞机日均出动1241架次,而在打击IS的“坚定决心”行动中,美国和盟国部队飞机日均仅出动12架次。此外,由于严格的交战规则,其中约一半架次要带弹返回基地。

参加“坚定决心”行动的F-22战斗机
F22
尽管“坚定决心”只是一次小规模行动,但却是这种近十年来一直饱受批评的隐身菱形翼超级战斗机的首战。批评者此前一直抱怨F-22花了纳税人太多的钱,驾驶F-22飞行是危险的,该机的氧气系统问题也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总统授权动武后,美国空军决定让F-22战斗机上阵来对付叙利亚空军的拦截。结果在行动中叙利亚防空网试图跟踪打击机群,但并没有采取任何敌对行动。随后F-22承担了保持战场通信畅通的任务。一位消息人士告诉《Air International》:F-22在后续任务中实施了对地攻击。

  陆军中将威廉·梅维尔是来自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行动指挥,他诉记者:“我们着眼于目标的毁伤效果以及最适合在该地区作战的机型,我们有一长串的目标清单。说实话,能满足我们要求的平台不多。”

  这些F-22来自美国空军第27远征战斗机中队。鉴于IS对囚犯实施惨无人道的处决,美国空军对参与行动飞行员的姓名严格保密。而且因为基地东道国的政治敏感性,美国空军也从未透露战斗机部署在中东地区的地点。

  尽管此前F-22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答法拉空军基地部署过,但这次参与作战行动的第一波机群显然是从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起飞的,同基地的KC-10“增程器”为机群提供了空中加油。这两个基地与伊朗隔波斯湾相望,该国已经在支持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什叶派势力反抗IS。

红圈内就是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和阿联酋答法拉空军基地
57
增强了所有飞机

  赫伯特·“鹰”·卡莱尔上将是空战司令部的老大,他在6月1日对记者说F-22在叙利亚的每次任务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F-22用自身能力“增强了所有飞机”,“这种战斗机非常惊人。”

  他举例说:“F-22有能力深入战区,它的传感器组件具有传递信息的能力”,F-22不仅能保护攻击机群,还能攻击地面目标。他透露在一次12小时的任务中一位F-22飞行员“数次变身不同角色”,完成了打击和护航任务,还“7次”与加油机进行了空中加油。

  对于有人质疑的空中作战的效果,卡莱尔上将说空袭重创了IS,并且“严重打击了他们的士气和战斗力”。

  “猛禽”在2007年首次进行了海外部署,前往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此后美国空军一直在冲绳部署12架F-22,这些飞机还不时访问韩国。

2007年2月,F-22抵达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
Raptors arrive at Kadena

2009年起“猛禽”来到中东。退役中将大卫·德普图拉说:“本来2008年就应该部署中东,但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了”。

  事实上F-22先后有四次要被派驻战区,但都在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的授意下被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海军上将取消。

  2009年11-12月,F-22低调参加了阿联酋空作中心在答法拉空军基地举行的“铁隼”演习(类似于“红旗”军演)。11月,一架F-22出现在了迪拜航展上,同样很低调。无论是取消部署还是低调参加中东军演都给F-22的支持者们以一种错觉:高层并不希望这种战斗机获得成功。
59
巴基斯坦F-7PG也参加了“铁隼”演习
60

“猛禽”的中东首秀并没有逃过伊朗的眼睛,他们称这种超级战斗机的出现是一种“挑衅”。

  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猛禽”自冷战结束后从未永久部署于美国800个海外基地中的任何一个。
三大基地

  三个关键词:兰利,埃尔门多夫和希卡姆。

  任何驾驶或维护F-22的人都很熟悉这三个名字。

  它们是弗吉尼亚、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的三座军用机场,部署了担负作战任务的F-22,它们随时准备飞向世界动荡地区。此外还有第四座F-22机场——佛罗里达州的廷德尔空军基地,这里驻扎有一个F-22作战中队和一个训练单位。

  2010年10月1日,在大整合计划中,兰利空军基地和附近的美国陆军尤斯蒂斯堡组成兰利-尤斯蒂联合基地,简称JBLE。该基地除了驻有两支现役F-22中队外,还是F-22“猛禽”表演队的家乡。这个单位是唯一的F-22表演队,负责在各种航展上向人们展示F-22的卓越机动性
兰利的F-22尾码是“FF”
27th Expeditionary Fighter Squadron, Andersen AFB, Guam
当然,F-22“猛禽”表演队做的是单机表演
62

 “猛禽”的第二个主要基地是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在2010年更名为埃尔门多夫-理查森联合基地。当年11月10日,基地第525战斗机中队的一架F-22发生了致命事故,坠毁在坎特维尔镇附近,飞行员杰弗里·哈尼上尉不幸遇难。根据事故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事故原因是发动机引气系统故障导致“猛禽”其他系统突然关闭。这是“猛禽”的第三起坠毁事故,也是作战中队F-22的第一起坠机。人们在随后几年围绕着“猛禽”机载制氧系统问题(现已解决)进行了激烈争论,官方坚称不是制氧系统导致了哈尼的坠机。
F-22的坠机现场
F-22 Crash Site
杰弗里·哈尼上尉
64
2010年7月9日,首批两架“猛禽”抵达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此举被视为美国在加强在亚太地区的战备。同样,希卡姆被改名为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

  希卡姆拥有两个F-22中队,分别是太平洋空军第19战斗机中队和夏威夷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99战斗机中队,他们的飞机由国警队员和空军现役军人联合维护。国民警卫队局的司令克雷格·麦金利上将是空中国民警卫队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四星上将,他把F-22称为“皇冠上的明珠”,还称赞国警队员和现役军人的合作体现了“团队精神”。希卡姆是唯一一个国警队拥有F-22和其支援设施的基地。

希卡姆F-22的尾码是“HH”
Heritage Flight
飞行员

  我与一些F-22“猛禽”飞行员进行了交谈,他们都不想公开自己的姓名,他们对这种飞机的感觉可谓苦乐参半。所有飞行员都表示喜欢各自的“猛禽”,但F-22存在一些让人不舒服的小毛病,不仅仅是已被解决的供氧系统问题,该机的软件也会偶尔失灵。

  F-22的设计工作可以追溯到1986年,也就是通用集成处理器(CIP)开始发展的年代,那一年,IBM的286计算机刚刚开始普及。于是,通用集成处理器成为了“猛禽”航电系统的“大脑”,对于出生在操纵杆和方向舵时代的第一代F-22飞行员来说这就是他们痛苦的根源。

  工程师们在设计F-22时没有过多考虑实现的可能性,也许只是用梦想勾勒出未来的F-22,在当时来看,要满足其计算能力目标似乎遥不可及。

  一位工程师引用科幻巨匠阿瑟·C·克拉克的话说:“如果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告诉不可能做到,那么他可能是错的。如果洛克希德公司的一个技术呆子说这可以实现,那么他可能是正确的。”

  例如,航电显示设备中的光纤收发器在1986年是大致半张纸大小,四年后已经缩到了3.5寸硬盘大小,而今天的尺寸是一粒沙子的千分之一。为未来“猛禽”工作的工程师们开始对实现自己宏伟目标感到充满信心。

  计算机性能的提升对F-22项目的各个方面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从设计到制造、测试以及飞机的作战使用。这对80后90后年轻一代的F-22飞行员来说不是问题,他们生长于数字化时代,很容易接受F-22的数字化航电。

  但F-22内部那些讨厌的小电子设备给飞行员造成过许多麻烦。2006年4月10日,一个小小的软件故障导致布拉德·斯皮尔斯上尉在他的F-22(序列号03-4041)座舱里被关了5小时之久。最后消防队员不得不切开座舱盖。修复这架猛禽花费了18万2000美元。
郁闷的布拉德·斯皮尔斯上尉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另一个软件问题迫使12架F-22在太平洋上空掉头,因为其机载系统无法应付国际日期变更线。最后工程师们用去20万美元才消除了这个BUG。

  有些飞行员并不认为“猛禽”能成为他们的最爱。几年前,一位曾驾驶过F-15E“攻击鹰”的F-22中队指挥官面临选择,是留在F-22中队还是回去飞F-15E呢?结果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至少还有其他两名飞行员做出了类似的选择,因为“攻击鹰”更舒适、更灵活、数量更多,能为职业生涯提供更多样化的发展机会。

  飞行员在交谈中总会提到F-22的座舱,简直是太小了,而且在设计时就做小了,已经没有办法再扩大。即使在装备笨重的头盔显示器前,“猛禽”飞行员们的头盔就不时会撞到座舱盖内壁顶部了(座舱盖长3.55米、宽1.14米宽、高680毫米、重158千克)。
F-22的座舱使人感到局促不安
77
 由于没有座舱盖弓,单片聚碳酸酯制成的座舱盖给飞行员带来了极佳的视野,但坐在“猛禽”座舱里的那种局促不安的感觉永远不会消失。新飞行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肘部空间的不足,如果你以前没飞过F-16战斗机的话,那么同样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侧杆操纵杆。

单片聚碳酸酯制成的座舱盖给飞行员带来了极佳的视野
78
近期,作战中队的F-22已经升级完毕了完全综合化的雷达和电子系统。德普图拉告诉《Air International》:“在2009-2014年间,F-22被仅限于飞基本战斗机机动任务。2014年才执行了首次超视距任务。”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