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栖战的变迁与趋势

两栖战的变迁与趋势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未分类分类。作者是

 

由于远程精确打击技术和武器装备的不断发展,人们对传统的两栖作战能否适应新的作战环境提出了质疑,海军陆战队的发展如何面对未来存有很多争论。就像机枪和坦克在一战中改变陆战样式、航空母舰在二战中改变海战样式一样,现代两栖作战也到了改变的历史关口。

 

现代两栖作战的理论基点

 

就 两栖作战而言,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诺曼底登陆战和太平洋岛屿登陆战。不可否认,这些都是大规模两栖突击作战的典型例子。但两栖作战的概 念和范围远不止于两栖突击。和古老的陆战、水战,近现代的陆战、海战、空战一样,两栖作战也是以作战空间命名的作战样式。其作战空间严格限定在陆海相接 处。

 

两 栖作战古已有之,最基本的形式就是部队在陆海交接处的机动和战斗。这种机动和战斗是双向的,既包括向岸投送部队,也就是所谓的“两栖突击”,也包括向海撤 出部队,就是“两栖撤退”。这是两栖作战的两大形式,投送的部队均为地面部队,只不过因为进行特殊作战而适应海洋环境被称为“海军陆战队”,投送的工具因 为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主要是各类海空平台。要较为全面地认识两栖作战,笔者认为要厘清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两栖作战是一体化联合作战的组成部分,服从于战略战役目标,有“为陆战”和“为海战”之分。两栖作战最传统的方式就是登陆。登陆只是战役手段,而非战略战役目标,是为战略战役目标服务的。

 

从 传统两栖作战的情况来看,两栖作战分“为陆战”和“为海战”两种。就“为陆战”而言,两栖作战为占领敌领土、颠覆敌政权、消灭敌军队等传统目标服务,最大 程度地将地面部队投送上岸进入陆战,就是最重要的目标。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诺曼底登陆,盟军投送5300艘战舰运送288万人在欧洲登陆,开辟第二战 场,是为了彻底打跨纳粹德国。

 

就 “为海战”而言,两栖作战是为占领岛屿,建立海空作战基地,控制海上咽喉,为夺取制海权服务。日美在太平洋海战场的两栖争夺战就是这方面的例子。海上岛 礁,特别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岛礁,是可以集情报、火力于一身的聚焦点,可以对敌达到封锁的战略作用。太平洋战争中,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的亨德森军用机场在 海空作战中的作用非常突出,而围绕此的两栖争夺也异常惨烈。这种作战中,登陆地选择是次要的,滩头甚至全岛决战成为最常见的战斗形式,两栖作战成为“残 酷”的代名词。

image002.jpg

(美海军陆战队的两栖突击车从两栖攻击舰驶出,准备发起冲击。)

 

其 次,两栖作战的基本目标是向决定性地点投送力量,仍然强调机动力与火力的结合。从表层看,两栖作战最直接的目标就是将地面部队投送上岸,或者从岸上撤走; 从深层看,就要知道为什么要投送上岸或者从岸上撤走。这个问题与战略战役的目标密切相关,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在适当的地点和时间形成决定性的优势,都是 获胜的关键。而两栖作战的意义在于,通过发挥海洋机动空间自由的特点,选择在最佳的时间和地点投送兵力,在陆地、海洋的全面战场空间内形成决定性优势,实 现战役取胜的目标。因此两栖作战是“通向决定性地点之路”。

 

这 种手段有效性的支撑就是海洋作为自由机动空间的特点。两栖突击相对的是岸防,然而敌无法处处设防,也非处处可防;向敌侧翼投送兵力,形成穿插包围之势。鸦 片战争时期,英国军队40余艘战舰、4000人的陆军部队就使几十万清军防无可防,武器装备的代差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海洋相对于陆地的机动优势,英国 有在漫长海岸线上选择登陆地的自由。朝鲜战争时期,麦克阿瑟正是利用海军优势,通过仁川登陆在朝鲜人民军的侧翼猛插一刀,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这其中,机 动和火力相结合的两栖部队真正成为了战场上决定性的力量。

 

第 三,两栖作战的攻击与防御方式随着技术的发展而演变,从平面走向立体。由海向岸投送地面部队,向决定性地点投送力量一直以来都是两栖作战的基本作战目标, 然而由于技术的发展,两栖作战攻击与防御的方式是在不断演变的。具体来说,随着传统陆战和海战呈现出立体化的特征,陆海相接的两栖作战也有逐步走向立体化 的趋势。从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两栖登陆的模式无非从运输船到登陆艇,士兵在海滩的斜坡上就开始涉水向岸冲锋,这是攻方火力支援和岸基火力阻止相互 交错的过程,决定作战成败的是对岸冲击的速度和规模。

 

第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伞兵作战也用于两栖突击,然而事实上由于伞兵空降在技术上的局限性,如携载装备轻型化、降落地点不好控制等原因,这种投送方式的效果极 为有限。这段时间,对岸火力支援和火力阻止已经呈现立体化的特征,飞机加入到了海陆交接的火力网中,但地面部队投送仍然以平面为主。1956年的第二次中 东战争期间,英国海军陆战队与空降兵联合在苏伊士运河进行登陆作战,首次使用直升机进行登陆。至此,地面部队向岸投送就开始了立体化的时代。垂直投送的价 值在于速度远大于平面推进,可以直插具有决定意义的内陆作战地,形成“奇兵”的效果。然而,飞机所能装载的部队在规模、装备上都是有限的,可能达不到在决 定性地点投送相当机动力和火力的要求,所以尚未真正撼动平面投送的地位。

image004.jpg

(两栖突击车队正在向硫磺岛进发,等待他们的是准备决死一战的日本人。硫磺岛战役期间,双方反复厮杀,异常惨烈。)

 

两栖突击和两栖撤退

 

如 前所述,两栖作战实际上是整体战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为了颠覆敌政权、消灭敌军队、占领敌土地的传统大规模地面作战,还是为了夺取海上岛屿、建立 海洋控制网络的海上作战,两栖作战都服务于整体战役目标,都是为了向决定性的地点投送火力和机动力紧密结合的决定性力量。基于这种目的的分析,两栖作战的 形式可以简单地分为两栖突击和两栖撤退,其核心点都是利用海洋作为海军陆战力量的机动空间,寻求在整体战役中灵活布局,形成决定性优势,取得胜利。

 

两栖突击 两栖突击简单明了,易于理解,就是克服阻力向岸投送地面部队,以达到实施决定性陆战、消灭敌军的目的。通过海上输送陆战兵力古已有之,但输送工具都较为简 单,登陆与抗登陆的攻防战也不甚激烈,专门用于运载登陆作战部队的人员、物资、装备,并能在海滩登陆的两栖战舰艇,到二战才出现。

 

20世 纪的战争史上两栖战例众多,成败交错。太平洋战争中日美双方的海岛争夺战,首先的目标是夺取海上要地,从而为争夺西太平洋制海权创造条件,战初日军以南方 作战对英美荷各属地纷纷登陆占领,美军反攻时对日军大量使用跳岛战术,只攻取重要的岛屿以获得少人伤亡但最大战略成效的结果。双方主要的两栖作战包括瓜达 尔卡纳尔战役、塔拉瓦战役、塞班岛战役、硫磺岛战争、冲绳战役等等。

 

夺 岛战役中,由于空间狭小,登陆地点往往不是最关键的问题,谁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投送大量的兵火力是获胜的关键,这些作战往往都是攻坚战,伴随着大量的人员伤 亡,也最能体现海军陆战队区别于传统陆军的“两栖特质”。通过攻坚,消灭敌军,占领港口和机场,从而为海上作战建立起支点,事关整个战局的成败,可以说太 平洋战争中两栖岛屿争夺战是最重要的作战样式之一。

 

20世纪围绕大规模陆战进行的两栖投送战例也很多。此类作战最直接的目的是上岸,所以在何处上岸、如何上岸、多少兵力上岸是问题的关键。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岸防火力的不断发展,上岸越来越成为两栖突击作战最大的难题。对指挥官来说,他要解决几个问题。

 

一是在何处登陆有利于整体战局的实施。陆战的情况往往对两栖登陆有具体的需求,1950年,当韩国军队被势如破竹的朝鲜人民军压缩至釜山防御圈,仁川成为了能够扭转战局的登陆地,在这里登陆拦腰斩断了朝鲜人民军的主力,使得战局逆转,朝鲜军队节节败退。

 

二 是登陆成功的可能性。这方面指挥官要考虑要敌方防御力量以及已方突击力量的强弱。最重要的是避强击弱,可以通过欺骗的手段达到调动敌军部署的目的,从而让 登陆正面之敌最弱化。1990年8月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中,联军将多数两栖攻击船只部署于科威特东海岸,伊拉克以为联军即将于此登陆,于是修建大量反登陆设 施以及抽调5个师前来防守。结果联军的两栖佯攻大收其效。事实上,除了战术手段外,登陆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两栖作战的专业化水平,包括作战区的制空制海 权、对岸火力支援的力度以及登陆部队的突击能力等。1915年的加里波利之战,在其行动中由于协约国登陆士兵相关训练不足、地形不佳和登陆纵深进展慢,导 致敌反攻,造成39万人的惨重伤亡。而1944年6月的诺曼底登陆战经过周密的筹备,实现了288万人投送上岸、开辟第二战场的战略目标。

image006.jpg

(诺曼底登陆期间的滩头,资源密集,人员密集。而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这无疑意味着灾难。)

 

两栖撤退 有人可能会认为“撤退”根本就不能称其为“作战样式”,因为这往往是一场失败之后的行为。然而,在两栖作战领域,两栖撤退不容忽视。在有限的海陆相接的作 战空间内,兵力部署首先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在陆战失利的情况下及时实施两栖撤退,有利于保存实力,尽快选择登陆点实施新的两栖突击作战,从而可能会对 战局产生极为重大的影响。

 

首 先,两栖撤退具有“再部署”的意义。从战役角度来说,两栖撤退是局部战役失败的结果。1942年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是德军攻势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行 动;1950年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组织的兴南撤退,就是长津湖之战后部队溃败的结果。和在溃败中被歼灭相比,利用海洋撤退作为生存后方显得极有价值。如果 把二战中盟军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和诺曼底登陆结合起来考虑,把陆地和海洋作为整体战场空间结合起来考虑,这种军事行动与其说是“撤退”,还不如说是“机 动”。因此美国学者将朝鲜战争中兴南的两栖撤退称之为“再部署”,是比较恰当的。

 

其 次,两栖撤退的关键在于组织协调。既然可以称得上是机动或者“再部署”,那么两栖撤退就会像两栖突击一样复杂。由陆到海也包括两部分的作战行动:一是在陆 地上进行环形防御,迟滞敌军凌厉的攻势,为两栖撤退争夺宝贵的时间;二是海上撤退的组织,因为撤退不仅仅是人员的问题,还涉及到大量的装备和物资,甚至还 包括相当数量的难民。所以组织协调海空运输力量,在确保撤退区制海权、制空权的情况下,有计划地组织运走人员、装备和物资,最后对港口和基地进行破坏,不 至于落入敌军之手,就需要严密的组织和筹划,需要各个军种及民事部门之间的密切协同,其复杂程度甚至远远高于组织两栖突击。

 

未来两栖作战的发展趋势

 

20世 纪是现代两栖作战十分活跃的时期,海陆相接的立体作战既深刻体现了战争的破坏性与残酷性,也验证了战争艺术中机动、火力和战略战术的综合运用效果。两栖作 战的基本面貌的演进是随着战争整体特征的发展进行的。所以在思考未来两栖作战的发展趋势时,首先要考虑的是未来战争的可能面貌是什么。从冷战结束以来,特 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各次战争来看,未来两栖作战至少会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以大规模陆战为核心的两栖作战难以再现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政权、领土、军队的存灭已经不是实现战略目标的重点,所以传统的颠覆政权、占领领土、消灭军队的大规模陆战的必要性大大降低,历史上的强国地面对抗也很难再现,因此,实现传统战争目标的大规模两栖突击也将难以再现。

 

就 像美海军陆战队指出的那样,自仁川登陆以来,美国海军陆战队就从未有过真正的两栖作战行动,未来也不会再有。从作战样式本身来说,传统的大规模两栖突击已 经不能满足战略战役需求。首先是大规模两栖突击在政治上应用就非常困难,在对主权独立高度敏感的新世纪,陆战队步兵踏上异国的土地已经很难获得正当性,会 带来复杂的外交和政治问题。其次,精确制导武器发展带来了近岸火力的突发猛进,传统的大规模两栖突击将面临更大的损失风险,不仅是登陆的步兵将面临更残酷 的伤亡,其后的两栖舰船的生存能力也堪忧,成功很难保证。

image008.jpg

(仁川战役期间,美国海军一架F4U-4B战斗机掠过美军舰队。)

 

二是小规模的岛礁两栖争夺战可能成为焦点 如果说未来两栖作战会有什么突出特点的话,可能就是小规模与特种化。在传统大规模登陆不能实现战略目标的情况下,通过小规模特种化的两栖突袭进行精确投送 和打击就成为了最重要的两栖作战样式。就作战样式本身而言,小规模两栖部队的突入,是为了扩张作战体系的节点,往往会担负侦察、营救、斩首、空中打击引导 等任务,机动与精确火力紧密结合,快速“插入”和“拔出”可能是最常见的现象。

 

就 世界潜在的冲突而言,岛屿争端正随着海洋资源的重要性而日渐白热化,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为实际控制而进行的岛屿争夺战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两栖作战。这种争夺 战还不同于太平洋战场的岛屿争夺战,其主要目标是实现控制,彰显主权,为权益斗争和资源开发提供支持,会有法律斗争相配合,更为复杂。

 

三是登陆样式由线性平推向立体投送转变 两栖作战的立体化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发展潮流。这种趋势是由技术的发展推动的,从螺旋桨式运输机的空投和伞降,到直升机的投送,再到倾旋转翼飞机的投送, 随着把地面力量的机动和火力从一地携载至另一地能力的不断增强,登陆样式将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大规模平推,建立“铁山”和滩头阵地的模式将会为空地、空 海结合的模式取代。通向决定性地点之路,将是立体化的,而且选择的空间更大。

 

当 然,这并不意味着说两栖突击会比过去容易,事实上防御方的力量也是立体化,导弹、火炮的射程和精度都非过去可比,防御体系的灵活性和机动性也大幅提高,所 以如果进行大规模的两栖突击,仍然会出现重大的伤亡。但对攻击方来说,小规模、立体化、跳跃式、分散化的对岸投送将是必然的选择。

 

毋庸置疑,这三大趋势也将是中国两栖力量未来发展必须直面的趋势。

(陈弋泽 著)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