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空中第一仗

中日空中第一仗

作者: 时间:

标签:

  如果不把日本鬼子和德国佬 1914 年夏秋季节在我胶州湾水域所展开的空中对峙算进去的话,那么中日之间的最早的空战,当属 1932 年发生在我国苏沪一带上空那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斗。

  话还得从头道来。日本海军为扩军备战,作为其“八.八舰队”主力战舰之一的“加贺”号,在大正 9 年(1920 年)起工建造,后因受华盛顿条约之制约,不得不改建成的后来人们所见到的航空母舰样式。昭和 4 年(1929 年),该舰正式列装。与“凤翔”号一起编成日本海军第一航空战队(司令官为加藤隆义少将)。当时,这些航空母舰的标准配置是:中岛 3 式舰载战斗机 12 架(另有 3 架备份)、侦察机 6 架(另有 2 架备份)、中岛 13 式舰载轰炸机(实相当于攻击机)18 架(另有 6 架备份),合计 36 架(备份 11 架)。
中岛 3 式舰载战斗机

三菱 13 式舰载轻轰炸机

  1932 年 1 月 28 日,“上海事变”爆发。2 月 2 日,第一航空战队编入第三舰队,并驶抵长江口外上海吴淞近海活动,矛头直指上海口岸,然进而直取“国都”南京则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野心所在。第一航空战队的战斗机分队长是柳村义种大尉。与之同时,日本海军另在上海日占区虹口选址建造了第一个前进基地公大机场。并将大部分飞机移至陆地,主要任务是骚扰我军阵地。
凤翔号和加贺号航空母舰逼近长江口上海吴凇沿岸

  所谓的“公大机场”,据说是利用一所高尔夫球场改建而成,也有说占用了原公大纱厂的地皮。该机场战后即遭废弃,并建造房屋渐多。如今早已融入到上海闹市之中。80 年代,笔者曾受人之托前往“寻踪”,终因不得要领而作罢。
后来进驻了三菱 96 式战斗机后的上海公大机场照片

  同年 1 月 29 日,从长江口外日本“能登吕”号飞机母舰上起飞的 14 式 3 号侦察机开始窜入上海市区,对闸北区以及沪杭铁路投弹,这是中国领空首次遭到敌对国的空袭!
加贺航母所属舰载机飞行员初征上海前“击掌互勉”

  2 月 2 日,日本海军又扩编了第三舰队,其势力包括“出云”号航母、“能登吕”号飞机母舰和一支海军陆战队。

  2 月 5 日,日本飞机又轰炸了市郊真如地区,我陆军高炮将其中一架 13 式舰载轰炸机击落,机上三人同时毙命。此乃中国陆军地面部队首次击落敌机。

  同日上午 9 时许,中国空军第六大队大队长黄毓沛率领部下 17 人分别驾驶 9 架飞机(含容克斯 K-47 双座战斗机、LincockⅢ 式战斗机、钱斯.沃特 O2U-1/V-65C”海盗”式轻型侦察/轰炸机以及道格拉斯 O2MC-4 轻轰炸机),刚准备从南京明故宫机场转场至上海虹桥落地,在挂弹加油以后再攻击吴淞口外的日军舰船。忽闻空防警报长鸣,于是其中的 4 架战斗机起飞迎战,并在昆山一带上空与日海军 2 架(一说 3 架)由平林长元大尉带队的舰载轰炸机以及 3 架由所茂八郎大尉带队的舰载战斗机狭路相逢。
中国空军的美制道格拉斯 O2MC-4 轻轰炸机

中国空军的美制钱斯.沃特 O2U-1/V-65C”海盗”式轻型侦察/轰炸机

中国空军的德制容克斯 K-47 双座战斗机


我国当时曾经使用过的美国 O2U 轻型侦察/轰炸机(暂借取自美国海军照片)

  我机旋即展开勇敢反击,但双方缠斗时间很短,而且双方的空战经验显然都还嫌生疏,所以基本打了个平手。其中 1 架敌机受伤,我方则有 2 人负伤。黄队长之胞弟黄毓铨新婚后刚刚归队到基地,见状后因急于升空辅佐兄长杀敌,匆忙之中竟又驾驶几分钟前由负伤者刚刚返航落地、还带着严重机械战伤(尾翼操作索断裂)的那架 LincockⅢ 型飞机再次出击,可惜飞机刚刚离开地面就摔了下来,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实在令人痛惜!

  此番恶战,乃中日之间首次空中交手。虽无战果,却体现出中国飞行员不畏强暴、坚决抗敌的英勇气概。然何应钦却自南京来电通告中国空军不得再扩大作战影响,令我空军将士“对日海军决不(可)投掷炸弹。”

  话说自 2 月 5 日发生空中冲突以后,我航空署立即着手将苏州改为前进基地,并集中了一批相对象样一些的飞机。目的是为了可以兼顾防守“国都”南京以及上海两大都市。

  2 月 22 日,日本海军飞行小队长生田乃木次大尉率黑岩利雄三等军曹和武雄一夫一等兵,分别驾驶 3 架 3 式舰载战斗机,与以小谷大尉为首的另外 3 架 13 式舰载轰炸机组成联合编队,向沪宁沿线急袭而来。行至苏州附近上空,突然与波音公司来华推销波音 218 双翼战斗机(即 P-12 之原型机)的美国飞行员罗伯特.肖特不期而遇。这位正义凛然的美国朋友虽然势单力薄,却加大油门,决定积极迎战入侵者,并凭借其娴熟的空战技巧和新型飞机灵敏的操纵性,当即将日本飞行员小谷击毙在座舱中,但是,肖特终因寡不敌众而壮烈牺牲,为中华民族的抗战事业慷慨捐躯!
  肖特先生原系美国陆军航空兵飞行员,1930 年开始受聘于波音飞机公司。此番来华,是专门为中国空军高层表演并推销这款新型飞机的。来华后,恰逢 1.28 事件发生,当目睹了日寇的嚣张气焰之后,肖特早已摩拳擦掌,惟恐寻找不着战机。2 月 20 日,即其牺牲的前两天,其实他早已和日本鬼子在空中干过一仗。当时,这架机尾编号为 X66W、机身被漆成翠绿,双层机翼、机背和机尾都被漆成漂亮的乳白色的波音 218 飞机,刚刚组装完毕,并正从上海虹桥机场加满油,准备飞往南京举行飞行表演。途中,竟与从公大机场起飞的三架日机遭遇。经过近 20 分钟纠缠以后,3 架日本飞机中已有 2 架中弹负伤,故不得不抱头鼠窜。
肖特来华作飞行表演用的那架波音 218 飞机

中国空军参观来华的波音 281 战斗机(中方称其为波音 248)

  有了这次空战经验,肖特灭敌的信心大增。2 月 22 日,他按计划随中国空军的 1 支 8 机编队从南京飞往新的前进基地杭州笕桥。可不知为什么飞行不久他就掉了队。在他独自飞往目的地的途中,第二次与日本海军 6 架飞机撞了个正着。后者正欲去苏宁一带侦察并顺道前往上海大场地区轰炸中国的步兵阵地。肖克毫不考虑个人得失,一推机头先朝脚下那 3 架 13 式舰载轰炸机展开了拳脚,其中的 1 架被他在 30 米近距离击中,飞机的中座飞行员小谷当场毕命,他的血一直溅到后面射手的防风眼镜上,飞机饶幸由前座驾驶飞回老巢。不料,此时的肖特却遭到从高处扑来的另 3 架 3 式战斗机居高临下的偷袭,并在肖特进入云层隐蔽时,他的波音座机不幸被日机击中,肖特进而转入低空撤退,但仍遭到日本飞机自 1,500 米外致命的一个长射。下午 17 时许,肖特连同其座机一同坠落在苏州东南郊外 10 公里处的吴县车坊乡高店镇浮槽港口水中,不治身亡。
肖特义士之墓(原状)

 想不到为捍卫中国领空而牺牲的第一人,竟是一位洋人!

  肖特牺牲时年仅 27 岁。中国空军为褒奖其大无畏精神,除追授他空军上尉军衔之外,还邀请来他的母亲及胞弟,以最高礼仪将他厚葬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上海市为此特地下半旗志哀。苏州吴县人民更建造了一座雪白的“赠上尉美国肖特义士碑”以资永久缅怀。……

  据日本海军史料认定,这是日本海军首次取得战果的一次空战。

 3 月 3 日,加贺号奉命停止战斗,两周后第一航空战队回归联合舰队,进入整训。8 月 22 日,第一批暂新的 96 式单翼舰载战斗机开始在上海市区上空露头。于是,老式的双翼战斗机渐渐退出侵华日海军的航空现役。这已是后话。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