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不要与美携手打击IS

中国要不要与美携手打击IS

作者: 时间:

标签:

【军事评论-聚焦ISIS极端组织】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ISIS)砍首第二名美国记者后,一直坚持从中东抽身的奥巴马终于难忍外界对其”软弱”的指责,于9月11日宣布将扩大对ISIS的军事打击行动。而在奥巴马讲话之前,美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对北京进行了为期3日的访问,消息称美国已请求中国协助建立打击ISIS极端组织的多国联盟。

图释:美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
中国要不要与美携手打击IS
打击极端恐怖组织是大国的义务

尽管美国方面目前的措辞只是”正在研究中国可在哪些领域为联盟作出贡献”,但最近数个月来,早有西方外交智库及媒体发声要求中国出兵打击ISIS。他们劝说中国出兵的理由是,中国是从伊拉克重建获得最大利益的国家,极端恐怖主义也威胁着中国安全。

西方媒体这两大理由没有错,伊斯兰极端主义从中东地区外溢,确实已对我国造成影响。我国在伊拉克有巨额的石油投资,2003年伊拉克成为我国的第5大原油进口国,当年向我国出口原油2351万吨,较2012年大幅上涨约50%,伊拉克国内恢复稳定符合我国利益。

积极打击极端恐怖主义,也是我国作为大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尽的国际义务和责任。相信许多网友看过ISIS武装分子屠杀战俘、平民的视频和照片,这些极端反人类分子不应被姑息,如果精神上无法剿灭,那只能将他们的肉身清除。

图释:ISIS武装分子集体枪杀不同教派的俘虏。
中国要不要与美携手打击IS
出兵的正义理由非常充分,但话说回来,现在伊拉克情况之复杂前所未有,这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迟迟不愿派遣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与ISIS武装交战的原因之一。我国要进行军事介入,更要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在外交上陷入进退维谷。

奥巴马在11日公布的新战略主要包括3点:

1、培训和武装叙利亚的反对派武装,这里的反对派武装即较温和的逊尼派反叛武装,他们既与叙利亚政府军作战,也与ISIS极端组织为敌;

2、增加对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库尔德地方政府的援助;

3、加强空袭ISIS极端武装,空袭范围将会扩大到叙利亚境内。

奥巴马这三项措施尽管比以往有进步,但对要彻底剿灭ISIS极端武装,仍是相当消极的,这些措施实施后还可能会对未来局势起反效果。

援助叙利亚反对派或会起反效果

首先是培训、武装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效果非常值得怀疑。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真正谈得上与ISIS极端武装”死磕”的只有叙利亚政府军。叙政府军官兵主要为阿拉维派、基督教等少数教派,与属于逊尼派的极端武装不会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不少孤立据点被ISIS包围1年多时间仍坚持战斗。

而自由军等反对派,与ISIS极端武装同属逊尼派,相比ISIS极端武装,反对派缺乏组织和战斗精神,所以在战斗中不断退缩,ISIS极端武装的控制区不断扩大。更严重的是,对很多逊尼派战士来说,极端宗教纲领更有吸引力,在过去数个月里,反对派武装已有不少人转投ISIS极端武装阵营。

当初美英法等国拒绝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援助,原因就是担心反对派被击溃或转投极端武装,从而使更多武器落入ISIS等极端武装手中。奥巴马现在”病急乱投医”,提出要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结果很可能只是为恐怖分子再当一回”运输大队长”。

图释:ISIS武装从伊拉克政府军手中缴获大量美制武器。
ISIS武装从伊拉克政府军手中缴获大量美制武器。
而对中国来说,美国现在要武装叙利亚反对派,若加入美国组织的多国联盟,会不会违背自己”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要知道,中国与俄罗斯在安理会联手,连续4次否决有关制裁叙利亚政府的议案,最终为叙利亚政府保持了生存空间,今天叙利亚政府军成为抗击ISIS极端武装的绝对主力。

事实上,美国国内也有声音提出要与叙利亚政府合作,先由美军空袭,叙政府军再进行地面进攻,相互配合清剿ISIS武装。但现在看来,奥巴马仍碍于面子,不愿与所谓的”独裁者”、”战争罪犯”合作,宁愿冒着资敌的风险去武装反对派。如果这也是即将成型的多国联盟的政策,中国不应该违背自己的政治原则、政治智慧,跟着去犯错。

西方军援库尔德武装前景堪忧

第二,美国现在要同时援助伊拉克政府、以及库尔德地方政府,也充满着政治风险。

处于自治状态的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希望获得独立不是什么秘密,如果库尔德武装在清剿ISIS极端组织的过程发展壮大,未来顺势宣布独立是极有可能的。

美英法德等国现在开始对库尔德武装进行武器援助,另外一个潜在原因可能是西方石油公司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库尔德地区。外国对地方政府进行军事援助,这对任何中央政府都是一个羞辱,但现在由于ISIS极端武装的威胁迫在眉睫,伊拉克政府只能忍让下来。

在完成清剿ISIS极端组织后,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地方的关系会如何发展将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毕竟苏格兰与英格兰一起过日子都已数百年,现在仍提出分家,何况一直有独立夙愿的库尔德人。

在完成对ISIS的清剿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可能不会在乎库尔德的独立,但我国的石油投资主要集中在伊拉克南部,利益与西方并不一致。

图释:伊拉克的库尔德武装已拥有坦克等重装备。
伊拉克的库尔德武装已拥有坦克等重装备。
打击IS,沙特土耳其态度关键

第三,这也是在西方媒体上很少提及的,土耳其、沙特这两个国家对打击ISIS极端武装究竟持何种态度?美国究竟能不能促使两国政府切断对ISIS等极端组织的帮助。

打仗是最烧钱的行为,恐怖组织也不能跳出这个法则,ISIS的金钱来自何方?伊拉克前总理马利基曾表示,”我们认为,沙特阿拉伯对ISIS获得财政和道义上的支持负有责任。”尽管美国很快站出来为沙特的清白背书,但西方许多反恐研究者都坚定认为ISIS经费主要来源之一是沙特阿拉伯的富人捐赠。

另外一个须对ISIS极端组织能力扩大负责的国家是土耳其。叙利亚北部的油田是IS的第二个资金来源,ISIS极端武装在夺取这些油田后维持生产,用卡车运到土耳其境内销售。恐怖组织的油罐车过境,土耳其安全部队怎么会熟视无睹?这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现实。另外,土耳其还是西方一些穆斯林青年赴叙利亚加入ISIS极端武装的中转站。总的来说,在埃尔多安连任总理后,特别是两度大规模清洗军方高级将领后,土耳其这个伊斯兰世界中最世俗的国家与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关系就开始暧昧不清。

要打击叙利亚、伊拉克境内的ISIS极端组织,而土耳其、沙特不发挥作用,只会事倍功半。

美国能对沙特、土耳其如此容忍,主要原因是两国对美国的对俄战略有着极大帮助。沙特是美国”石油-美元”体系的最重要盟友,早在冷战期间,沙特就曾通过增产原油降低国际油价,为美国拖垮苏联立下汗马功劳。而土耳其的作用,通过此次乌克兰危机可以看到,北约多国军舰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黑海威慑俄罗斯。

图释:ISIS极端组织用于向土耳其运输原油的油罐车
ISIS极端组织用于向土耳其运输原油的油罐车

要拉中国,美国请先纳投名状

在国际政治中更为现实的是,两个国家要并肩采取军事行动,必须有着充分的政治信任。

无须违言,近年来中美两国间的政治信任是在下降的。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战略,实质就是挑拨中国与周边邻国的海洋争端,以扼制中国影响力在东南亚地区的扩展。坚持对华进行舰机抵近侦察,说明美军仍以中国为假想敌,准备未来的冲突或战争。

笔者很难想象中美军机还在南海上空进行”猫鼠游戏”的时候,两国地面部队可以在伊拉克并肩与ISIS恐怖分子作战。

一句话,美国若要中国做一起打仗的盟友,就请先纳”投名状”——停止对华舰机抵近侦察,将军舰撤出菲律宾,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中立。

图释:中美两国现在缺乏政治信任,两国军机经常在南海上空近距离“接触”。
中美两国现在缺乏政治信任,两国军机经常在南海上空近距离“接触”。
综上所述,奥巴马现在宣布要加强打击ISIS极端组织,并牵头组织多国联盟。但美国作为盟主,政策谈不上有力,甚至指向错误方向,还伴有巨大的政治风险,中国加入这样的反恐联盟没有意义。中国要想在打击恐怖主义中有所作为,应该有自己的独立行动。(文/杜松涛)

摘自腾讯军事《讲武堂》http://news.qq.com/a/20140911/026970.htm

版权声明:

海国图志的所有内容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文章在海国图志的完整链接。